三人行至半空,只见对面飞来两人,原来是保京王和荡寇王二人赶来,挡住三人。

    名门之主名越也从后赶来,大声吼道:“老二,你想毁掉名门一世名誉吗?你想让名门众人都成叛逆吗?”

    红尘三友相互一视,知道今日斩杀丞相已无可能。

    假和尚大声道:“保京王,荡寇王,你告诉那丞相老贼,以后若再敢动名珠一根寒毛,小心我灭了他全家。”

    说罢,三人飞身离去。

    名越上前,见到保京王和荡寇王,拱手道:“有劳二位了。”

    保京王吃惊地道:“名门之主,这是怎么回事?”

    名门之主名越道:“我孙儿名珠到云益山脉狩猎,却遭丞相派人截杀,险些丧命。红尘三友听后,怒不可泄,遂前来找丞相说理。”

    保京王听罢,顿时怒道:“名越,此乃京城,皇宫重地,你当管教好你名门之人,休得放肆!”

    名越一听,保京王明显向着丞相说话,顿时大怒:“保京王此言差矣!这红尘三友,非我名门之人,我可管教不得。

    另外,你要知晓,名珠自小由红尘大帝抚养长大。他若少了一根寒毛,大帝一怒,你等应当知晓后果,莫不要白白送了尔等性命。

    另外你告诉丞相,若以后我名门中人,再遭陷害,休怪我无情。”

    说罢,转身便走。

    保京王和荡寇王一听名珠由红尘大帝抚养长大,也是大吃一惊,心中骇然。

    名珠的成人礼以风一样的速度传遍京城以及整个洪莽大地。

    丞相府。

    丞相坐于书房之中,抬起头来看向率护卫。

    “处理地怎么样呢?”

    率护卫连忙拱手答道:“回丞相,猎户老二已被斩杀。并焚烧房屋,全家三十四口人,无一存活。”

    丞相又问:“有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率护卫答道:“绝对没有,出手之人乃是十万王,飞来飞去,就连雪地里也没有留下一点踪迹。”

    丞相又问:“这十万王是否可靠?”

    率护卫道:“江湖之人,已对天发誓,领完赏银便走了。”

    丞相点了点头道:“此事就此罢手。我知你等还在寻找那妇人,也就此罢手吧。”

    率护卫恭敬地答道:“是!丞相大人。”

    名府。

    名门之主名越端坐在大堂之上。

    “玉儿,有没有查出什么线索?”

    名玉道:“那个断臂的猎人已经被人斩首,家中十余间草屋,已全部被烧成灰烬,共发现男女老少三十四具尸体。”

    名越听后,叹道:“真是狠毒啊!三十四口人的性命,就这样没了。灭门之人,竟然是十万王,真是舍得。”

    “云生哥,你今晚就走吗?”名珠问道。

    云生并没有现场参加名珠的成人礼,他怕被人发现。也没有让名门之人说出他的姓名,以免波及自己和母亲。

    “名珠弟,你的成人礼已经完成,我出门也十几天时间了,估计母亲已经着急了。”

    名珠有些依依不舍地道:“那好吧,你等一下,我送你一件礼物。”

    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把短剑。

    “这把短剑名为马蜂,削铁如泥,跟我的断虹宝剑不相上下,你留着作为防身武器。”

    云生也不谦虚,接过马蜂。

    只见短剑不到一尺长,抽出短剑,寒光夺目。

    云生一看,心中喜欢,便收了下来。

    “云生哥,这是一瓶复元丹,你带在身上,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着。”

    名珠拿出一个紫色的玉瓶,里面有十颗复元丹。

    “谢谢名珠弟了。”

    名珠又拿出一个包袱,说道:“这些东西是给伯母的。”

    云生接过说道:“我替母亲谢谢你了。”

    “云生哥,你回去之后有何打算?”名珠问道。

    云生道:“今天是二月二十二日,再过半个月,招兵就开始了,我想去报名参军。”

    名珠道:“好的,我已经给父亲说过了,把你安排到龙虎关的新兵队伍中。”

    云生点头,说道:“替我谢谢伯父。你好好养伤,记得勤加练习,以后我们还要一起仗剑天涯,笑傲江湖了”。

    名珠听后,缓缓地说道:“好的。”

    说着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

    云生急忙准备替他擦去眼泪,却不料被名珠一手打开。

    名珠转身对着另一个人道:“玉叔,有劳您了。”

    名玉笑道:“放心吧。”

    名门之人为了防止丞相府派人监视名府,泄露云生踪迹,特意安排十万王名玉将云生送回家去。

    云生回到家时,已是半夜时分。见母亲的堂屋仍然亮着灯,遂敲了敲门。

    “谁?”里边传来母亲的声音。

    “母亲,是我,云生。”云生答道。

    母亲急忙打开门,见是云生,一把将其揽入怀中,大哭起来。

    云生见状,急忙安慰道:“别哭,母亲,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母亲左看右看,说道:“你每次出去这么长时间,都快急死母亲了。”

    云生笑着道:“别怕,母亲!云益山脉,我都去了好几趟了,有什么好怕的?”

    进得屋内,云生迅速打开背上的包袱。

    “母亲,你看这是名珠给您的礼物。”

    母亲一看,一只上等的好玉做成的镯子,还有一面铜镜和一件貂皮马甲,另有几套江南的丝绸衣服,还有些胭脂香囊,俱是上等好货。

    母亲笑道:“名珠真是个细心的好孩子。”

    母子二人又交谈了一会儿。

    为怕母亲担忧,云生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狩猎经过。只说打了一只大鹰,重点讲了一下名珠的成人礼。

    第二日,云生早起,在小院中练习起来。

    上午练习戏水步法、大力神猿拳,下午再练习左右桩、戏水桩,晚上则练习九锻神功第三锻。

    云生已经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两条经脉的气流,分别是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

    日复一日,云生每天勤加苦练,不觉之间,半个月已经过去。

    云生一算,今天是三月初八,再有两天就开始征兵了。也不见名珠到来,心中甚是十分想念。

    云生今天没有练习。

    一整天他将屋里屋外打扫了一番,将所有的衣物被套全洗了一遍,晚上则陪母亲聊了一会儿天。

    第二日,云生将手上的十几两碎金子拿到几家钱庄,换了近二百两纹银。

    心中盘算,加上之前卖虎皮的一些银子,母亲也该够花了。

    回来时经过集市,看见有一捏面人的。

    上次在城隍庙看灯会时,给母亲捏的面人与他人争斗时已经损坏,心中一直遗憾。这次看见又一位捏面人的,心中大喜。

    赶紧回家,让母亲略微打扮一番,便拉上母亲直奔集市。

    这捏面人的水平也不赖,捏完之后,涂上颜色,顿时面人色彩焕发,惟妙惟肖,与真人差不离。

    晚上云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找来一个小木盒,将面人放在里面。然后又将马蜂短剑和复元丹放在一起,打成一个小包。

    整理完毕后,又陪母亲说了一会儿话。

    云生左等右等,名珠还是没来,心中感觉空荡荡的。

    :下一章云生就要入伍了,大战即将开启。

章节目录

我在全球游戏植树种田免费阅读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斗罗:地狱开局,求娶比比东最新章节 我罗辑,三体CEO,称霸诸天!右手的鱼 骑砍:汉匈霸主可能要无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新中国足球免费阅读 魔方空间,我能锚定未来最新章节 全球人类缩小的设定充满了悬念和谜团 森嶼小说网 美利坚名利双收白色十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