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瑜对萧芷妍恨之入骨。

    在他眼里。

    就算萧芷妍不是仁宗的亲妹妹,可高宗毕竟养了她17年,还封了她长公主,她怎么能恩将仇报。

    魏忠瑜一心要杀死萧芷妍。

    此刻已经不全是因为配合萧敬衍的计划了。

    刘太医被抓,太后也醒了。

    他这个时候应该立刻离开皇宫和仁宗汇合。

    可他不想错失这么好的机会

    一旦萧敬祁认了萧芷妍这个妹妹,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更何况还有许宗业这个当朝首辅可以利用。

    怎么算,怎么合适。

    不管多少大内侍卫找他,他都可以在这个皇宫里来去自由。

    毕竟这世上,再没有比他更熟悉皇宫的人了。

    听说太后醒了,怀疑萧芷妍去了寿康宫。

    魏忠瑜决定走一趟寿康宫。

    正巧看见萧芷妍慌慌张张的从寿康宫跑出来,往悦安宫的方向去了。

    心里有些奇怪,萧芷妍这个时候去悦安宫干什么?

    难道也是为了躲避皇上的追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毕竟皇上刚刚查过悦安宫了。

    天色渐晚,魏忠瑜的视力比常人好很多,可惜隔的太远,也只能看出个大致轮廓。

    确定萧芷妍去了悦安宫,便尾随而去。

    今天必须杀了她。

    许宗禾武功虽然远不及许宗业,可她耳聪目明,被人跟踪,还是很快就察觉到了。

    不确定三哥跟没跟来,她担心自己对付不了魏忠瑜,没敢轻举妄动。

    直到身后传来兵器打斗之声。

    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白一紫两个人影已经缠斗在了一起。

    魏忠瑜身穿紫色大氅,头戴通天贤冠,手持银丝软剑,身形灵敏,气势高亢,一如七年前,不可一世,高深莫测。

    许宗业一袭白衣飘飘欲仙,手握宝剑,应付自如。

    大概8九年前,许宗业和魏忠瑜比过一回。

    那个时候,许宗业才十六七岁,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

    而魏忠瑜身居高位,向来看不起将军府。

    两个人遇到一起,几番唇枪舌剑下来,便动起了手。

    许宗业年轻气盛,魏忠瑜沉稳有度,两个人最后也没分出个输赢。

    但那个时候,许宗业知道,自己其实是输了。

    只不过魏忠瑜一向高深,没使出全部的手段。

    而魏忠瑜觉得,许宗业赢了。

    原因很简单,许宗业那个时候才十六七岁,来日方长,早晚会赢了他。

    今天两个人交手,都夹着几分小心。

    不看人品,许宗业还挺佩服魏忠瑜的。

    毕竟能赢过他的人没几个。

    魏忠瑜也格外佩服许宗业,少年英才,不光武功高强,武能统兵打仗,文能定国安帮。

    如果这样的人才肯辅佐玄宗,玄宗也不至于丢了江山。

    两个人互相佩服,竟然打出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

    皇上很快听到了风声,带兵赶了过来。

    “将魏忠瑜给朕拿下,生死不论。”

    几百名大内侍卫齐刷刷的扑过来,很快将魏忠瑜团团围住。

    就在这一刻,许宗业一剑刺穿魏忠瑜的左臂。

    鲜血喷涌而出。

    魏忠瑜不敢置信的看着刺穿了自己左臂的利剑。

    他竟然输了。

    鲜红的血水顺着利剑涌出。

    他的生命也在一点一点流逝。

    他彻底输了。

    输了。

    不过能败在许宗业手上,好像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

    “拿下!”许宗业往后退了一步,命人抓捕魏忠瑜。

    高手过招,胜败一瞬间。

    至此,萧芷妍终于安全了。

    魏忠瑜眼见着逃生无望,他按住剑柄,使劲刺向自己的胸口。

    不过他就算死也不会放过萧芷妍。

    所以他在握住剑柄的时候,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用手指射出两枚银针。

    那银针淬了剧毒。

    见血封喉。

    这世上没有人能躲得过。

    他绝对不会让萧芷妍活的比他久。

    可惜他失算了。

    许宗禾早有准备,眼见着魏忠瑜到死也要射出暗器,她纵身一跃便躲开了。

    魏忠瑜眼睁睁的看着萧芷妍像换了个人似得,轻轻松松的躲开了他的暗器,一口气堵在胸口,再也没顺下去。

    这怎么可能。

    萧芷妍怎么可能会武功。

    怎么可能躲得开他的暗器。

    ……

    到死他也没发现,那并不是萧芷妍,而是许宗禾。

    也难怪他没认出来。

    两个人至少六年没见了。

    他印象里的萧芷妍还是老样子。

    许宗禾换了萧芷妍的衣服,扮成她的样子,天色昏暗,距离又有些远,他哪里看得出来。

    搅弄了两朝风云的大太监魏忠瑜,就这样死在了悦安宫门口。

    许宗业回头寻找萧芷妍,果然见她混在人群里,望着他的方向傻笑。

    许宗业也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解决了魏忠瑜,还有萧敬衍这个逆贼。

    许宗业命人收拾现场,自己则向皇上请命,围剿萧敬衍。

    他要趁热打铁彻底解决这件事。

    “皇上,微臣请命,亲率五千精兵,围剿萧敬衍。”

    许宗业字字铿锵,句句有力。

    充满了斗志。

    皇上莫名的被他感染了。

    当初他率兵打进京城的时候,萧敬衍已经逃走了。

    这么多年,萧敬衍一直躲在暗处,像个阴沟里的臭虫,背地里小动作不断,他深受其害。

    好像身上长了一个很大的毒瘤,无时无刻不让他痛不欲生。

    如今终于要清除这颗毒瘤了吗?

    皇上激动、紧张、不安、热血翻涌、期待、忐忑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缠绕在一起。

    他看着眼眼前这个极其年轻却临阵经验丰富的首辅大臣,无声的攥紧了拳头:“好,朕给你三万精兵,务必要将萧敬衍拿下。”

    许宗业没想到皇上这么大方,竟然一下给了他三万精兵。

    要知道,现在全国各地为了防止萧敬衍起事,几乎用去了全部的兵力。

    整个京城都不超过五万兵马。

    皇上一下给了他三万,相当于把整个精锐都给了他。

    万一他有什么不臣之心,可以说皇上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皇上一直怀疑萧芷妍的身份。

    到现在也没有证据能证明萧芷妍是他的亲妹妹。

    而他在明知道自己和萧芷妍的关系特殊下,还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三万精兵。

    许宗业一直都知道,皇上在大事上从不含糊。

    仅有的猜忌,全都给了萧芷妍。

    “皇上……”

    皇上顿了下,又道:“这京城总共五万大军,其余的两万,也随时任你调遣。”

    “朕这就将虎符给你。”

    许宗业:“……”

    皇上:“朕将这五万大军全都交给你,就等于朕将自己这一家老小的生死交给了你。”

    “朕相信你,也愿意将自己的性命和整个大萧的命运都交到你手上。”

    “别让朕失望。”

    许宗业:“……”

    皇上:“朕亲自给你饯行。”

    ……

    许宗业亲带两万大军围剿萧敬衍。

    其余的兵力还是留在京城保护。

    萧芷妍特别想跟许宗业一起出征,甚至还换了一套兵甲,混在了队伍里。

    可惜被许宗业发现,揪了出来。

    许宗禾要比她运气好。

    虽然也被发现了,但因为她武功高强,又在捕杀魏忠瑜的时候立了功,所以许宗业特意给她开了后门,允许她随军出征。

    萧芷妍特别不服。

    瞪着许宗业嗔道:“怎么她可以,我就不可以。”

    许宗业:“因为她是许家人。”

    萧芷妍恨得磨牙,“等你回来再收拾你。”

    萧芷妍生气归生气,但还是真心感念许宗禾的。

    “魏忠瑜最后向你发射暗器的时候,我都没反应过来。”

    “幸好你武功好,人又机灵,躲过去了。”

    许宗禾骄傲道:“自古以来虎父无犬子,你看我的三个哥哥。”

    萧芷妍被她说笑了:“好,你是大英雄。“

    “我备好了酒菜,就等你凯旋归来。”

    马上就要出发了,时间紧迫。

    许宗禾注意到三哥站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萧芷妍。

    抿嘴笑了笑,识趣的退到了一旁。

    不过还没忘打趣一句:“九姐姐,我可不要什么接风洗尘的酒,得让我喝你和三哥哥的喜酒才行。”

    萧芷妍不由得红了脸颊。

    许宗业看着眼前娇媚动人的女子,心口一片火热。

    他接着许宗禾的话茬,问道:“喜酒能喝到吗?”

    萧芷妍不好意思的低了下头。

    默了片刻,她握住许宗业的大手,凑到他的耳边,悄声道:“等你回来,我就做你们许家人。”

    许宗业愣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