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她打不到我。”云姒丝毫不慌,

    “要是打到了,我就打回去。”

    什么狗屁母亲?她从来不在乎这种虚无的身份。

    在地狱里,

    要想活下去,拳头才是最重要的。

    拿身份压人,是最让人鄙夷和不屑的手段。

    要不是九歌告诉过她,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气,不许乱伤人,

    她早就——

    云姒压下心中的不爽,站在了街边,左右看了看。

    上个月原身刚给了钟莲三万块,

    现在身上也确实已经没什么钱了。

    钟莲总想着问原身要补贴,

    却从来不想想,她的大女儿在外面工作得有多辛苦,才能挣到那三万块钱。

    云姒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语气心疼,

    “爹不疼妈不爱的小宝贝,辛苦你了。”

    “以后,会好好生活的。咱们开间小花店,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小日子,不理他们。”

    “……姒姒,你……”

    桃生第一次见有人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摸摸自己的脑袋,自己哄自己。

    “……我不是在安慰自己。”

    夜幕下,

    云姒看着车来车往的街道,眼神平静,

    “我是在安慰,每一个不受疼爱的小孩子。”

    “明明每一个小孩子都是可可爱爱的天使,为什么,大人们要对他们区别对待呢?”

    她不明白。

    桃生唔了一声,晃了晃花瓣,

    “大概因为,他们觉得,养儿防老?”

    云姒歪了歪头,“所以,他们之所以要生孩子,实际上,也是为了自己的下半生谋利,对么?”

    “那为什么大家总说,父母的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呢?”

    “含带了养老目的的爱,真的有那么伟大?”

    桃生迟疑了一下,“爱有私心,是很正常吧?谁不想得到回报呢?”

    云姒沉默了了一下。

    “那孩子的爱呢?”

    桃生:“嗯?”

    “孩子对父母的爱,真的有私心吗?”

    “父母骂一句不孝,孩子就会乖乖听话。”

    “父母要打你,骂你,用了一句你不孝,就能让孩子安静地站在那儿,一动不敢动,接受父母的打骂。”

    “孩子也是人,为什么他们不敢对父母反抗呢?”

    云姒想着原身遭遇的一切种种,感觉很奇怪。

    明明已经长大了,却还是只能接受,不能反抗。

    为什么呢?

    明明,大家都是平等的人啊……

    有什么事情,不能和和平平地坐下来谈呢?

    “呃……”桃生一句话都回答不了。

    “姒姒,你的问题……值得思考。”

    “说……说不定,这就是九歌大人想让你学的?”

    “要不……还是留着等九歌大人来帮你解释吧?”

    云姒沉默了一下。

    “我们吵架了,还怎么找他?”

    她低下头,踢着街边的一块小石头。

    踢了两下后,

    她忽然抬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哦,他失忆了。”

    九歌失忆,变成了慕寒言。

    她找不了九歌,但是可以找慕寒言啊。

    云姒立刻掏了掏自己身上的包。

    “手机……手机……”

    她摸出手机,打开,解锁。

    :。:

章节目录